新闻资讯中心

媒体广告资源交易平台

分类导航
报纸资讯 媒体监测 数据分析 报纸知识

“纸媒已死”,将成现实了吗?六神磊磊:走十里路都找不着报刊亭

来源:大隐隐于宅   2020-02-10 18:25  3559 人阅读

摘要: 纸媒已死,新媒当立。说 “纸媒将死”,或“纸媒已死”,虽然有点以偏概全,但绝对不是危言耸听,也不是要恐吓谁,更无意嘲讽已经很可怜巴巴的纸媒从业者们。我只是一介读者,没有任何利益相关,很显然,这不是别有用心的唱衰。要说证据,不要说过去一年之间数十家大报馆接连关门...

纸媒已死,新媒当立。说 “纸媒将死”,或“纸媒已死”,虽然有点以偏概全,但绝对不是危言耸听,也不是要恐吓谁,更无意嘲讽已经很可怜巴巴的纸媒从业者们。

我只是一介读者,没有任何利益相关,很显然,这不是别有用心的唱衰。要说证据,不要说过去一年之间数十家大报馆接连关门大吉了,经验上的判断方法其实也特别简单:

如今的报纸,除了上了年纪还留恋墨香偶尔会买几份卷回家看看外,到底还有几个小年轻光顾这玩意,还有多少地铁乘客端着,又还有几家报刊亭可以靠卖报纸负隅顽抗?况且现在还只是开端,越往后形势将越严峻。腾讯网总编辑王永治在2016年就断言说,两年内25万媒体人将多数下岗,事实证明他的预测不算夸张。

如果顺其自然,不靠国家财政给它打点滴,以此缓魂续命残延狗喘,大部分纸媒将陆续寿终正寝是必然的。其余,不过就是死亡早晚问题,还有死法问题。

纸媒将要集体阵亡,核心当然是因为它失去了大众市场,所有的问题都和这个连带生出。

再说白了点,中国80年代往后出生的人们,他们还会看书,但确基本不再阅读报纸读取新闻了。从这一点看,纸媒的最大问题,不在它是印刷版“产品”,而在于它是印刷版“新闻”。在免费网络和新媒体时代,纸质的产品,比如书籍还可以大行其道,但印成纸张的新闻,它的功能及用途却完全被取代了。

因为新闻传播的工具、途径选择全部取决于受众,这也导致纸媒和网媒不是共存关系,而是狭路相逢强者胜。总之,受众要你死,你不得不死——剩下的幸存者,基本都是些不靠读者养活、完全不用鸟受众比如党报之类而已。实质上,我们各行各业的人士,尽管有些还很嘴硬,也早已经在卯劲做好迎接后纸媒时代的准备了。

所以,我们今后的趋势,必然是:纸媒陷入死路,但传媒反倒日益发达。这是一种传播工具的进化史,任何人都无法去螳臂当车。人类的历史,传播新闻的方式,从笨重的竹简锦帛,到手工的活字印刷,再到激光照排,一路也是这么自我更新,踩着前面的尸身走过来的。现如今,不过就是世运轮转,缘起缘灭,百年来不可一世的报纸,自己要遭此被淘汰的厄运罢了。

如今,基于无线互联、便捷无匹的电子新闻传播,它的强大,它的及时,它的广泛,它的便捷,它的受众,哪里是纸媒可以抵抗的!纸媒,生的伟大,死的委屈。

因此,可以预见,纸媒的将来,不只是如何发展的问题,而是怎样的求生的可怜。

它肯定无法再清高了,面临的是被吞并和消灭的前途。它要活命,要生存,挣扎求生的途径,必然是华山一道,立地投降,搞去“纸”化,自觉地被网络化收编,丢盔弃甲跟着往昔瞧不起的敌人走新媒体之路。

这个,我们的报纸工作者,美其名曰“非消失而是转型”。这群长期仰仗理想、依靠情怀获取大量风光的工作者们,也真是或爱面子,或怕伤感,或不愿面对事实,偷换概念掩盖真相。我说,你那东西,连“纸”都没有了,还哪来“纸媒”的转型,说白了不就是被团灭了呗!从纸媒退出的作家六神磊磊,就曾经在某采访中抱怨说,“我昨天走了十里路,都找不到一间报刊亭了”

唯一可聊以自慰的,大概是说,纸媒之死,并非是我们中国人单独要面对的事件。这是人类集体的囧境。早在30多年前,互联网刚兴起时,西方世界的学者就已经预言30年后这玩意将全面取代纸媒、电视等传统媒介,将把从文艺复兴时就繁荣至今的纸媒彻底按倒在地摩擦。

这个事实,正逐渐地在全世界扩展,并日益得到事实验证。这是一件悲哀的事情,我的心情不是幸灾乐祸的。

说纸媒必死,严格地讲,当然说的是大部分的纸媒将死的预测。而同样可以预见的趋向是,也许有些纸媒可以长生不死。

我的想法,在中国,照着国情,有两类纸媒应该是可以躲过一劫屹立不倒的:一个,当然是党报属性的报纸。它们的死活,不取决于市场,不用太搭理受众,不用焦虑读者来源,无需去疲于寻找客户,反正有人养,有钱任性,任尔东西南北风我自笑傲江湖;另一些,是由资本插手养起来的“小三”。

有些金融巨头会看重报纸的内容优势、话语权威性,为了利益扩大化,愿意花大价钱将触角延伸至传统报纸中去,用资本进行整合、包装,介入甚至直接养起一些报纸。典型的案例,是腾讯早就在布局,比如它在2012年,就完成了财新传媒的融资,成为大股东。但是,这样一些纸媒,其实多半已经虽生犹死了——作为纸媒精魂的新闻中立、报道客观、事件求实,将离我们越来越遥远。

所以,不管你多么反对或反感,纸媒将死,我以为将是必然。只是,我也想说,没有纸媒,我不开森。在日后没有纸媒的时代,我一定会以会怀念初恋的心情、念叨欠钱不还之人的频率,时时追忆起那些曾陪伴我淌过无数日夜的纸媒童鞋们。

这里面,有《南方周末》,有《中华读书报》,有《文汇读书周报》,有《京华时报》等等,还有更多不知名的,挂掉太久我已经忘记了的。

转自:大隐隐于宅百家号

相关标签:
1分钟发布,24小时内资源匹配

您想投放什么广告? 或询问广告事宜?

让广告公司为您报价 量身定制投放方案

热门排行

互动交流

网站服务电话
  您也可以在线QQ咨询我们 在线咨询

刊例在线网是一个报纸,杂志,电视,广播,户外,新媒体为主的广告资源平台,为您提供全国广告报价,广告价格,广告代理,广告代理公司,广告媒体,电视台,广播台,户外广告牌,LED等广告刊例

刊例在线部分公关营销、策划、案例、数据、刊例、文字、图片来源于网络或者是本站原创,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涉及版权问题或者法律纠纷及其它责任与我方无关,如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方进行删除

在线
客服

在线客服服务时间:8:00-24:00

选择下列马上在线沟通:

客服
热线

13911889174
7*24小时客服服务热线

关注
微信

关注官方微信
顶部

在线
客服

在线客服服务时间:8:00-24:00

选择下列马上在线沟通:

客服
热线

13911889174
7*24小时客服服务热线

关注
微信

关注官方微信
顶部